2006

今天,新年的第一天,加班了。由于安排的问题,上班什么都没干成,可以说很虚无,但是也很受教育。

晚上还能跟女友、同学“打边炉”,心满意足。